分享系列: 難忘的德文老師(修畢實務會話的小小感想)

以下部分為本次分享內文
-----Original Message-----
From: leXXXXX [mailto:st XXXXXXXX @yahoo.com.tw]
Sent: Wednesday, May 26, 2004 6:23 PM
To: 吳氏日文
Subject: 實務會話課程修畢的小小感想


老師您好
我是沈學友

這幾天趁著學校沒啥雜事
趕緊把實務會話課程上完

上完該課程後
感覺上日本人的謙讓語真的好客氣
謙卑客氣到好像快鑽到土裡一樣了

而且上了實務會話課程後
以前屢學不會的敬語
好像沒有像之前那麼難了
該背的動詞背起來
之後好像依稀有個模子可以將句子一直重複套用
說起話來像是在唱歌
而且在每說一句話.好像嘴角都會不自覺地泛出微笑
蠻特別的優雅方式 ^^"(妳有學到精髓,所以會有如此感受。很有意思吧!語言竟然可以優雅到如此程度。)

只是上完課後
一直想要隨便自己造一些句子
卻講得不太順
要選用謙讓語或是尊敬語時
需要想一下才說得出來
看來還是要多練習才是。(確實要多練習。)

謝謝老師提供這樣的課程
雖然從課程的單價看來不太便宜
可是上完課後卻是感到物超所值
尤其是老師對於每個句子的講解
每每都會附帶講解每個句子的使用時機
好像是賦予每一個句子活生生的生命
不僅容易將句子背起來
更能讓學習者在句子的使用時能更有自信。

  (謝謝。新公司現在就在博愛路照相機街附近,敝人有空(有時沒有空),也會想過去看一看有有沒新賣出的中古相機。雖然是三十年前的老機器,但是效果不輸現代相機。有時一顆鏡頭的價格,已經可以購買最新款像機整組的價格。當然重點還是在於是否有那個價值?敝課程持續在調漲價格的原因也在此。

  舊式的鏡頭,需要先鑄造玻璃,再將玻璃置放幾年,確定不會再有熱漲冷縮,或變形等等的可能之後,才開始用人工琢磨。研磨師傅都是小時候開始當學徒,一生就只從事這一項職業,然後總算成功研磨出一顆鏡頭。不像現代,用塑膠熔製,要幾顆就製造幾顆。質感遠不如舊鏡頭,更重要的是沒有那一股浪漫。不像老鏡頭,讓人會去遐想:「以前的使用者,都拍些什麼呢?」這麼好的鏡頭,怎麼捨得賣出來?」「世界上不知道還有幾顆?...」。日前敝人買到一顆鏡頭,中古相機的老闆告知:「自己從事這一行30多年,第二次看到這一顆鏡頭!...」敝人半信半疑,但因為老闆之前販賣的鏡頭都很有信用,已經成為朋友了。因此當場就訂購了。敝人購買中古相機,很少討價還價,不是因為天性大方,更不是因為有閒錢。而是因為知道這各行業的辛苦,一方面更尊敬老闆的專業與固執,才能收購與再賣出這樣的鏡頭給下一個使用者。其實敝人也只是暫時的保管者。愛惜使用,百年之後,仍然可以交給下一個人使用,百年之後,應該很少有師傅,能夠再用人工研磨出這樣的鏡頭了。

  之後,利用到日本的機會,去翻閱有關該系列像機的書籍,當然有找到(啊~,日本人實在很厲害!)。作者對於該系列的像機與鏡頭,如數家珍,出廠年度、性能特色,等等不用說,適合拍攝什麼、使用後的感覺....,從頭到尾一系列地介紹下來,更是寶貴。但輪到介紹該鏡頭的時候,作者竟然說:「坦白說我也沒有看過這一顆鏡頭!.不過聽說很銳利...」。敝人重複再確認一次,確實沒有看錯。看到這裡,敝人才知道,幸好當初相信那位老闆,否則輪不到敝人買到。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緣分!)。敝人在想哪天有機會,應該將該鏡頭借給該作者,讓他用一用,如此下一版的書籍,就會更精采了。)

另外
在修習實務會話時
一直想起以前的德文老師
以下跟老師分享一下之前選修德文課時
德文老師跟我們說的話
有蠻多想法跟老師蠻像的
在此向老師野人獻曝一番

記得以前修德文時
(大二及大三時同時選修日文及德文
現在則選擇專心學習日文)
德文老師公費留德數年後返國
目前好像是某大學外文系系主任

記得當時德文老師異於他人的教學方式
還有老師提供諸多個人留學經驗及待人處世道理
以及固定每週星期五晚上九點到十一點的上課時段
令人印象很深刻

因為德文老師堅持用二次大戰時期的德文課本當教材
翻開第一課就是介紹德國地圖的文章
和傳統學習英文的對話式內容完全不同
從第一堂課開始
就開始講解德文的文法了

當然同學們當然都是唉唉叫的
尤其是德文文法
相較於英文文法還複雜許多
當時的同學退選的退選.翹課的翹課
到了選修第二年
班上只剩下10隻小貓
剛好達到選修課程開課人數下限

該位德文老師在我們學校德文教學多年
也有許多學生向老師反映能否先行指導簡單的會話
不要一開始就教文章
可是德文老師堅持世界上沒有簡單的會話
而且德文老師認為如果說話的句子沒有文法架構
會變得粗俗而不自知
(老師您會不會覺得和您上課時提到的論點蠻像的呢 ^^")(敝人過去也是經常會遇到上述要求。若要解說到讓對方明白,要花費許多精力,幾次下來,學乖了,乾脆就是謝絕,而方法就是將價格提高。又從表面看起來,宛如好像也只在做日語檢定班,宛如沒有會話班。如此,還願意來的,就是真正無論如何都要學會的學習者。當然如此也是一定學得會的學習者。而學習之後,也一定會跟妳一樣能夠了解,其實是:「物超所值」。)

而且德文老師甚至提醒我們
雖然和一般外國人談話
不需要很嚴謹的句子對方就能聽得懂
而且對方也會因為我們是外國人
所以不會很苛求我們說的句子
可是德文老師卻提醒我們
如果有一天我們位居要職
時時需要上台致詞
或是甚至是學術發表的時候
屆時台下的聽眾將會對於我們所使用的語言
用放大鏡般的審視
在那個時候
如果說話時句子不夠文雅
恐怕我們也不敢上台(妳運氣很好,遇到很好的老師!確實當有一天需要高度文雅的場合,一生一次就划算了。)

因此在修習德文時
德文老師一直執意要我們先學文章
(期中考或是期末考
無論如何都要用破破的德文寫一篇議論文 -_-")
因為老師認為如果我們會寫文章.會看文章
豈有不會說的道理
頂多是欠缺聽及說的練習(正是!能夠最難的文法、讀解與造句,焉有無法會話的道理!)

而且德文老師認為
平常說的話就像在吟詩作對也無妨
因為如果有人說話總是像在唸詩句
似乎也不太會因此而受人排擠
那麼同樣要學語言
為何不學習詩句般的說法呢
那如果詩句般的語言學會了
一般的談話方式就不會太難學了(那麼這個世界將充滿詩情畫意,也勢必少了許多暴戾之氣。因為要能隨口就是詩詞,所下的功夫,暴戾之氣早也消失無蹤了。過幾天妳看日劇的感覺將不再一樣,尤其敬語用得多的日劇或時代劇)。

記得從一開始試聽吳氏日文的光碟片
就好像又再次聽到德文老師對我們說的話
而上了文法課程.到現在的會話課程
同時驗證了兩位老師的說法
自己感到很幸運能夠有這麼好的學習經驗及教材

謝謝老師

謝謝沈學友妳精采的「德文課」,敝人宛如就是那10隻小貓之外,躲在窗外偷聽的另一隻小貓,也上了難忘的一課。非常謝謝。

以上部分為本次分享內文
吳氏日文語言中心-其他學友精彩分享..